公司动态

用户眼中的新能源货车:充、换电存顾虑,轻卡

发布日期:07-02|标签:

8月11日,中汽协发布最新数据:1-7月,我国新能源商用车累计销量为8万辆,同比增长58.9%。其中,纯电动商用车累计销量7.8万辆,同比增长64.4%。


数据直观地反映了:我国新能源商用车销量基数较低,在同比增长6成的情况下,1-7月销量也仅为8万辆。

相关分析人士表示,我国新能源商用车依旧具备巨大的增长空间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商用车总销量为513.3万辆,新能源商用车销量为12.1万辆,仅占2.3%。而在新能源商用车中,作为城市交通网中的推广产品,新能源客车销量占比更高,为65.26%,而作为运输行业的主要车型,新能源货车的占比仅为34.74%。

值得注意的是,商用车的节能减碳一直以来是相关产业、行业关注的焦点。在刚刚过去的7月,我国重型柴油车正式实施《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以下简称国六),这意味不符合国六排放标准的重型柴油车将被禁止生产、销售。

这同样意味着,对于传统货车而言,由于排放限制导致的技术、零配件成本将进一步增加。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重型柴油车的国六排放标准实施之后,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排放限值将分别降低77%和67%,对节能减排有重要意义。但是,为了满足排放要求,车企需要对柴油发动机的后处理器进行了更新,包括DPF(尾气颗粒捕捉器)、SCR(氮化物处理器)、DOC(柴油氧化催化器)、EGR(废气再循环)等环保装置被安装在发动机上。

但仅仅依靠升级柴油重型商用车的排放标准显然远远不够加快商用车减碳的脚步,据环保部2020《中国移动源环境管理年报》显示,柴油车的氮氧化物排放量超过汽车排放总量的80%,颗粒物排放量超过90%

因此,进一步加大商用车,特别是货车的新能源转化力度,是当前环境下的重点工作。

目前,绿牌照的新能源货车受到多城市推广,在各地免除了大部分路权限制。例如,上海新能源货运车辆优先核发通行证。重庆除个别道路外,新能源轻卡不受货车限行管理限制,无需再办理货车通行证(小于4.5吨的车型)......

但是,为何在诸多城市放开新能源货车路权的情况下,我国新能源货车的销量仍没有取得明显的变化?

带着问题,本报记者对新能源货车相关从业人员进行了采访。

“车型太少,适用人群也不多”

本报记者采访了一汽解放某经销店的销售人员,他表示:“店内上季度新能源货车的销量仅占总销量的 1成,此前甚至比该情况更糟。”

紧接着,本报记者又采访了其他售卖新能源货车的相关经销店,得到的答复也都与前者相似,“咨询的人少,甚至无人问;销量平平,甚至无人买”几乎成为共性。

一名销售人员则道明了其中原因:“不好卖是因为车型少,适用人群范围小。跑中长途运输的重型、中型卡车中,顾客根本不会考虑新能源车,不过轻卡以及微型货车的新能源车型多一些,是有一些物流公司会来买的。”

言下之意,用车需求是消费者最终决定是否购买新能源车型的关键,用于城中运输的车型销量远比城际运输的车型销量更好。

“合适归合适,但是浪费时间”

本报记者随即采访了多位城际运输的货车司机,他们表示:“纯看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价格相差其实并不多,老板也说,多点并不是不能接受,但得承认,我们跑运输的没时间去‘打理’它。”

另一位司机则表示:“车贵、充电便宜,这两点应该就抵消了吧,但是充电太慢了,干我们这行的需要赶路、赶时间,充一回电需要好几个小时,实在等不起。”

在与相关经销商沟通时,本报记者了解到,以长度为4.2米货箱的轻卡为例,柴油车的售价在15万元上下,而纯电动车型的售价大概要贵出5到8万元。同时,货车的折旧损耗要远远超过一般乘用车,因此其二手车保值率会很低,这对于企业主而言,是不能避免的问题。

而对于新能源货车而言,与乘用车一样,其亮点自然是使用成本的大幅降低。本报记者通过梳理测算出新能源货车的大概使用成本,以柴油每升6.7元为标准,每百公里大约需要花费150元。如果以家用充电桩每度电0.58元计算,每百公里仅需花费三十元左右。从使用成本来看,电动货车远远低于柴油车。

但对于运输行业而言,讲究货物运输的时效性,因此,企业主与司机考虑的核心因素不光是金钱成本,时间成本也是“大头”。

立邦物流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陆运成本是各大业务板块中成本最高的业务。因为需要解决通行难、停靠难、收费多、罚款多等问题,涉及的成本和管理方面的困境比较多,所以要想解决的难度也是非常的大,目前这个阶段很难彻底解决。

这也就意味着,在本就高成本的陆运业务中,时间成本更是企业不愿加大的投入。

本报记者在采访北京一家小型物流公司时表示,“我们公司尝试买过几台新能源货车,但是后来停用的情况就是充电难,一台车充的话,要等前面的充完了再充,排队太久,后来就又换回普通车型了。”

不难看出,相关从业者对新能源货车的呼声不高,是因为其在充换电环节上的劣势。

“电池维修成本或许也不小”

在售价高、充电慢之外,还有一些用户所担心的问题是电池的更换成本。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运输企业负责人表示:“运输行业对运输工具的损耗巨大,届时换电池的费用也将是个大问题,或许换电池的开销赶上换车钱也不一定。”

据本报记者了解,纯电货车的电池多采用的是磷酸铁锂电池,虽然循环充放次数多,但价格也相对较贵。以100kw/h功率的电池为例,更换一组需要数万元,约占新车价格的40%到50%。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有多家涉及新能源商用车的企业推出了电池长期质保甚至终身质保服务,一位货车销售解释“普遍来看,大部分货车用户的换车周期在4年左右,但电池质保会提供到5年以上,能够解决车主的后顾之忧。”